<dd id="4swrr"><noscript id="4swrr"></noscript></dd>
<tbody id="4swrr"></tbody>

<th id="4swrr"><track id="4swrr"></track></th>

  1. <dd id="4swrr"></dd>

      <em id="4swrr"></em>
      兩院士支招:穩定支持如何做?
      2021-06-01 15:25:07 作者:王貽芳 周忠和 來源:光明日報 分享至:

       穩定支持該支持誰


      作者 | 王貽芳(中國科學院院士)

      習近平總書記指出:國家科研機構要以國家戰略需求為導向,著力解決影響制約國家發展全局和長遠利益的重大科技問題,加快建設原始創新策源地,加快突破關鍵核心技術。

      國家科研機構的研究經費主要來源于公共財政,這樣的要求是應有之義。如何能讓國家科研機構早日達到這一目標呢?

      我認為,首先就是要用好國家投入。

      我國現在的科技管理體制是以競爭性經費為主的項目競爭體制。該體制優越性明顯,大大提高了競爭意識,獎勤罰懶,取得了明顯效果。

      但因為缺乏穩定支持,也出現了一些弊端。例如,競爭項目一般要求在短周期內完成,使得需要長周期的研究與積累、重大疑難問題、不太出彩的基礎性研究較難開展。

      因此,基礎研究領域的科學家一直在呼吁提高穩定支持的比例。當然,穩定支持多了也會有副作用,包括吃大鍋飯、不思進取、失去競爭力等。

      那么,如何實現項目競爭和穩定支持的平衡,實現良性互動?這是我們在新一輪科技體制改革中要解決的問題。
       

      要想解決這個難題,我們首先應該分析清楚,穩定支持該支持誰?

      目前,項目競爭的主體是科學家個人或團隊,導致研究單位對項目或方向選擇無法管理,也沒有責任。這不僅不利于學科發展,也導致研究單位無法進行有效統籌和頂層規劃,是建設國際一流科研機構的一大障礙。

      我認為,穩定支持的對象應該是具有獨立法人資格的研究單位。這樣經費管理及責任追究有法律保障,管理制度也較易建立。

      法人不僅僅是管理及分配經費,讓科學家省去項目申請的麻煩,還有自己決策的權利和義務。

      要通過自己掌握的資源,負起對國家和社會的責任,對自己的研究領域守土有責,開展核心能力建設,完成國家賦予的長期和重大任務,獲得中國和本單位在本領域的國際地位與影響。

       
      接下來,穩定支持該用什么方式?

      為實現項目競爭和穩定支持、短期成效與長期積累的平衡,克服過度競爭或不思進取的弊端,建議依照研究單位過去獲得的競爭經費,按比例給予穩定支持經費。

      一方面研究單位獲得的競爭經費確實部分反映了其競爭力和優秀程度;另一方面對獲得競爭經費給予獎勵也很合理。這種方式的管理成本也很低,初期建議按研究單位三年或五年為一周期的競爭性項目經費平均數的10%左右給付。

       
      最后,穩定支持的效果如何保證?

      這就涉及對穩定支持效果的監督檢查、考核與獎懲。這是一個系統工程,我主要談一下評估。研究單位應當成立國際顧問(評估)委員會對穩定支持整體效果進行評估,而其中一半以上應是研究單位以外的專家,這樣才能最大限度地保證評估的客觀和公正。

       
       
      如何保障科研人員的生活之“穩”

      作者 | 周忠和(中國科學院院士)

      習近平總書記指出:要支持科研事業單位探索試行更靈活的薪酬制度,穩定并強化從事基礎性、前沿性、公益性研究的科研人員隊伍,為其安心科研提供保障。

      為科技工作者松綁、最大限度地發揮科技工作者的創造力是一個系統工程。近年來,黨中央和相關部門已做了不少努力,也取得了一些效果。

      比如在基礎研究領域,選取一些項目為試點,采取了長期穩定支持方式,如國家自然科學基金委員會實施的基礎科學中心項目?;A研究學科不同,什么比例、多少資金采取穩定支持,可能每個領域科學家都有不同的想法,需要統籌考慮,認真磋商。

      這里,我想說說穩定支持的另外一面——在我和青年科技工作者、學生們的接觸中,深刻地感受到,穩定支持不僅僅指科研經費的穩定,也指要能讓科技工作者的生活有穩定的保障。

      據我了解,目前大多數科技工作者的收入或多或少要與項目或人才計劃掛鉤,基本保障的比例非常低,如果沒有任何項目或者取得人才“帽子”,不足以讓科技工作者過上“體面的生活”。

      很多地方,項目還與職稱晉升直接掛鉤。特別是青年科技工作者普遍要購買住房、養育子女、奉養老人,生活壓力非常大。而即便取得了項目和人才“帽子”的科技工作者也生活在不確定中——畢竟項目是有期限的,薪酬政策也并非一成不變。要想維持一定的收入水平,就必須不斷地申請項目、獲取更多項目或“帽子”。

      在這種情況下,科研人員必然將很多時間和精力投入到“競爭”這種形式中去。

      當然,穩定保障不是大鍋飯,更不能大包大攬??蒲斜旧砭褪且粋€強競爭領域,需要絕對的專注和投入。當一個人選擇科學研究作為畢生職業后,面對競爭就是最基本的要求?! ?/span>

      因此,我認為應該改革科技工作者收入的構成,對基本保障和績效比例進行調整,讓科技工作者、特別是青年科技工作者能過上穩定的、體面的生活。

      對于經過實踐檢驗的、優秀的科技工作者,應該考慮提高穩定收入的比例,讓他們能夠安心進行科學探索,做更具有原創性、引領性,也更有可能失敗的科研。這也是給科技工作者松綁、讓科技工作者煥發出最大的創新活力的應有之義。

      因此,穩定合理的職稱晉升以及薪酬增長機制是十分必要的。在穩定生活基本盤之后,才能讓更多科研人員安心追求榮譽與社會價值。

      不穩,則心不靜;心不靜,則氣浮——政策舉措只有讓科研人員過上體面的生活,才能讓大多數科研人員不為各種窘迫所困,不為五斗米折腰,不熱衷忽悠項目,不為形形色色的外部誘惑所動。

      松開心中的“綁”,才能真正做到心無旁騖,放飛想象力,激發最大的創造力。

      免責聲明:本網站所轉載的文字、圖片與視頻資料版權歸原創作者所有,如果涉及侵權,請第一時間聯系本網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