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d id="4swrr"><noscript id="4swrr"></noscript></dd>
<tbody id="4swrr"></tbody>

<th id="4swrr"><track id="4swrr"></track></th>

  1. <dd id="4swrr"></dd>

      <em id="4swrr"></em>
      錢七虎院士:建設科技強國迫切需要科學家精神
      2021-05-25 14:44:00 作者:錢七虎 來源:科技導報 分享至:

      640?wx_fmt=jpeg&tp=webp&wxfrom=5&wx_lazy=1&wx_co=1.jpg

      錢七虎,中國工程院院士,防護工程學家,2018年國家最高科學技術獎獲得者?,F任軍委科技委顧問、陸軍工程大學教授。


      中國科學技術協會第十次全國代表大會將于2021年5月28日在北京人民大會堂召開,為期3天。為此,《科技導報》推出“中國科學技術協會第十次全國代表大會???rdquo;,以下為??瘍热?,歡迎訂閱查看。


      我國科技創新“三步走”戰略要求,到2020年進入創新型國家行列,到2030年躋身創新型國家前列,到2050年建成世界科技強國。


      當前形勢下弘揚科學家精神,最重要的是和建設世界科技強國的偉大戰略緊密結合起來。


      追求真理,獻身科學  是科學家精神的精髓和核心


      科學研究應該是科學家的事業,而非獲得名利的手段??茖W家精神是歷代科學家在長期實踐中形成和發展出來的。


      追求真理、獻身科學的精神在老一輩科學家身上表現的充分淋漓。


      藥物學家李時珍冒著生命危險嘗百草,為后世留下了寶貴遺產《本草綱目》;地理學家徐霞客,備嘗艱辛,訪遍山路陡峭、人跡罕至的名山大川;微生物學奠基人、化學家巴斯德為了驗證狂犬病疫苗風是否能安全地在人體上使用,以身試苗;居里夫人冒著生命危險,發現了有放射性的鐳;“兩彈一星”科學家鄧稼先為了得到研究數據,冒險進入核試驗區研究調查。


      這些科學家不為名利所動,不為個人的得失,甚至犧牲個人的生命健康的精神,就是獻身精神。


      科學家精神擁有豐富的內涵


      科學沒有國界,但是科學家是有國家的、有祖國的。


      中外科學家都具有高度的愛國主義精神,具體講,科學家精神有6個豐富內涵。


      一是無私報國的愛國主義和服務人類的國際主義精神。


      老一輩科學家把救國救民當作自己神圣的己任。我們的國家在站起來、強起來的過程中,無數科學家做出了突出貢獻。


      許多在國外已經卓有成就的科學家,如錢學森、朱光亞、鄧稼先等,懷揣著將中國建設成強大國家的愛國主義精神,響應祖國號召,歸國報效。


      “兵器工業之父”吳運鐸,在抗日戰爭、解放戰爭中,為了制造軍備,在兵工試驗中,把眼睛炸瞎,手臂炸殘,身上留下無數彈片傷痕。


      許多擁有吳運鐸精神的科學家,把一切獻給了黨和國家。


      加拿大共產黨員白求恩先是到西班牙反對佛朗哥獨裁政權,支持西班牙人民的反獨裁戰爭,后來到中國,獻出了生命。


      二是嚴謹治學、追求真理的奉獻精神。


      著名生理學家巴甫洛夫關于嚴謹治學有一段話對我啟發很大,“決不要企圖掩飾自己知識上的缺陷,哪怕是用最大膽的猜度和假設作為借口來掩飾,不管這種肥皂泡的美麗色彩怎樣使你們眩目,但肥皂泡是不免要破裂的,那時你們除了羞慚之外,一無所得的。”


      這就是說,嚴謹治學不能掩蓋自身的缺陷,不能搞假。在治學時,一定要反對一知半解,反對夸夸其談,這是嚴謹治學的要求。巴甫洛夫還要求學生要“循序漸進,循序漸進,循序漸進”。


      治學不能搞跳躍式,要一步一步來。不要故意隱瞞自己研究中的問題,在自己的文章中,要把問題暴露出來,讓大家討論。


      追求真理,實事求是的求實精神,最難的是對自己實事求是。特別是對自己的學問,一定要自以為非,找出自己的缺點和問題,才能不斷地進步、不斷地取得新的成就。在學術上,“貴在自以為非,貴在不自以為是”,這樣學術才會不斷地長進。


      三是淡泊名利、潛心研究的奉獻精神。


      真正偉大的科學家都把名利看得很輕。愛因斯坦不止一次講到:“我從來不把安逸和快樂看作是生活目的的本身,這種倫理基礎,我叫它豬欄的理想。”“人們所努力追求的庸俗的目標——財產、虛榮、奢侈的生活,我總覺得都是可鄙的。”


      《愛迪生傳》里提到:“一個人的價值,應當看他貢獻什么,而不應當看他取得了什么。人只有獻身于社會,才能找出那短暫而有風險的生命意義。”


      居里夫人也講過:“人類也需要夢想者,這種人最醉心于一種事業的大公無私的發展,因而不能注意自身的物質利益。”在我看來,真正的科學家應當淡泊名利,有正確的財富觀。


      四是勇攀高峰、敢為人先的創新精神。


      創新,是前人所沒有做過的。創新沒有近路,不可能短平快。


      馬克思講,科學上沒有平坦的道路可走,只有不畏艱險,攀登陡峭山路的人,才能達到光輝的頂點。我們要搞創新,要取得大的成果,就要勇攀高峰,敢為人先,不怕困難。


      創新可能有失敗、挫折,肯定也會有曲折,要不怕挫折,調查研究,找出問題所在,要克服困難,找出挫折的原因所在。


      五是集智攻關、團結協作的協同精神。


      科學技術是集體的事業,自然科學獎、技術發明獎,都是集體完成的成果。


      某個項目的科學理念、技術的途徑,可能是由某一個科學家提出來的,但要實現科學的理念和技術的途徑,要靠許多人計算、模擬、實驗,沒有團結協作的集體是干不出大事來的。


      以前也有科學家講過:“脫離集體就是末路的開始”。一個團隊如果有內訌,爭排序,爭名位,四分五裂,這個集體肯定沒希望。怎么能夠團結協作?華羅庚講過:“人家幫我,永志不忘;我幫人家,莫記心上”。就是要感恩。


      一個集體要想氣氛搞得好,就是要領頭人、骨干,有名有利的事往后靠,吃苦耐勞的事往前趕,這個集體肯定好。


      六是甘為人梯、獎掖后學的育人精神。


      生命是有限的,事業是永恒的,真理是一條長河,無數真理的集合才形成了一個真理。牛頓講過,如果說我看得遠,不如說我是站在巨人的肩上。


      特別是現在,建設科技強國需要幾十年、需要幾代人,不是靠一個人、一代人,而是靠幾代人,成千上萬的人,所以一定要有這樣的精神。


      個人和集體的關系好像樹枝和樹干的關系,樹枝離開了樹干是要萎縮、枯死的,個人離開了集體也要萎縮的。


      如何弘揚科學家精神,尤其是愛國和創新精神


      一是弘揚科學家精神,每個科技工作者首先要把個人的理想與黨和國家的建設科技創新型國家、建設科技強國的偉大戰略緊密結合起來。


      習近平總書記在兩院院士大會上提出了建設科技創新型國家“三步走”的戰略。“三步走”戰略非常重要,科學家精神對于建設科技強國非常重要且迫切。面對復雜多變的國際形勢,關鍵力量是科技。


      大國間的競爭,最后就是科技的競爭。我們建設科技強國、建設科技創新型國家已經到了非常迫切的領跑型的拐點,科技創新是世界大變局的關鍵因素、關鍵力量,要認識到這一點。


      中國在疫情防控中取得的重大的勝利得益于中國制度、中國精神和中國效率3個獨特優勢,這也是我國建設創新型國家的3個獨特優勢。


      中國社會主義制度可以集中力量辦大事;科學家精神是中國精神中不可或缺的,是當前科技創新的關鍵力量和因素;中國效率則歸結為我們有馬列主義世界觀和方法論,我們懂得區分主要矛盾、次要矛盾,抓主要矛盾、矛盾的主要方面,所以效率高。


      這3個優勢是別的國家沒有的,3個因素不是相互獨立,是相互交織的,缺一不可的。


      二是弘揚科學家精神,要努力樹立自己的遠大理想,樹立社會主義價值觀、人生觀和世界觀。


      科學家精神是黨性在科學家身上的體現和反映,是革命人生觀、馬克思世界觀在科學家身上的反映和體現。


      弘揚科學家精神就要打牢科學家精神的思想根基和道德根基,要樹立遠大理想以及正確的價值觀和世界觀。


      錢學森為什么講他的學術成歸結到馬克思主義對他的影響,那是因為他非常信仰馬克思主義,他認為馬克思主義的世界觀、方法論對他的學術有很大的影響。


      三是要和背離科學家精神、違反科研道德規范、突破科研誠信底線的行為做堅決的斗爭。


      《Nature》上刊登的一篇評論文章中指出,中國的專利數量世界第一,但專利里很多垃圾專利,是為專利而專利。論文里也名堂百出,剽竊、偽造數據、偽造同行評議。


      中國貢獻的科研文章全球8.2%,撤銷論文的數量占到全球24.2%,是貢獻率的3倍,這值得引起我們的高度警惕,一定要群起而反對,在當前弘揚科學家精神,一定要堅決和作風、學風建設敗壞行為做堅決的斗爭。


      如何培育科學家精神


      科學家精神的培育就是要不斷學習,最重要的是要學習英雄烈士、老一輩革命家、老一輩科學家等偉人的精神,幫助樹立自己的遠大理想,樹立自己的革命人生觀。


      偉人的一生是我們終生學習的榜樣,偉人閃耀思想光芒的語言時刻銘記在心,就能指引自己不斷地前行,偉人的光輝行為永遠激勵自己不忘初心,是我們前進不竭的動力。所以不斷學習、不斷警惕、不斷激勵自己,才能培育好自己的科學家精神。


      本文整理自錢七虎院士在中國巖石力學與工程學會“弘揚科學家精神、加強作風和學風建設”主題宣講會上的演講,文章標題和小標題為編輯所加。

      免責聲明:本網站所轉載的文字、圖片與視頻資料版權歸原創作者所有,如果涉及侵權,請第一時間聯系本網刪除。